香港买马资料大全,香港管家婆资料大全,990990.cm中心藏宝阁百度

 

二十几年前的香港明星究竟有多时髦?

2019-03-21 11:35

  Tibi直接把I.T的生日(1988)绣在了西装的袖口上;A.P.C干脆把I.T的名字直接写在衣服上。

  能有今天的地位,都是我们实打实买出来的。根据财报显示:为了买时装,仅去年一年,我们内地在I.T旗下的买手店就一共花去39.2亿港元。

  追溯到更早,起家自香港的I.T,在江湖上的地位都得拜中国香港那一批喜欢买买买的时装精所赐。

  30年过去,说实话,很多人已经对这么久以前的事完全没记忆了。当年,这些香港的时装精最爱发掘根本没人知道的牌子,其中很多品牌直到很多年后才真正开始红起来,现在回头再看,简直时髦得不敢想象:

  前段时间,很多人都为了王菲去看《幻乐之城》,除了看她唱歌,还要看她每一集穿的衣服。

  虽然时髦,其实穿的也不是什么大牌,几乎都是一个叫Titi Kwan的设计师设计的。

  Titi Kwan和王菲都是香港最早的时装精之一。Titi最初还不是专职做设计师的时候,是王菲的御用造型师。

  △今年年初,王菲在春晚舞台戴的同色手套就是Titi Kwan在巴黎的古董店给她淘来的

  王菲不在乎淘来的衣服有多大牌,只要够好看和先锋就行。最好是那种全香港都少有人知道的好牌子。

  当年还没有网上购物这回事,一般时装精想到买衣服就只会去巴黎和伦敦这种地方。但Titi Kwan为了买衣服会专程跑一趟比利时安特卫普。

  只因为那里有全世界著名的安特卫普皇家学院,很多独立设计师作品只在那一带可以订到。

  早在1994年,王菲就陆续在专辑里穿过不少Margiela设计的衣服。当时这些衣服不仅贵,也很少有人认识。

  曾经有一次,王菲去杂志拍时装封面。时装主编黎坚惠穿了一件Viktor & Rolf的衣服。当时这对巴黎的鬼才设计师组合才刚出道,她自认衣服肯定不会被认出来。

  结果王菲一进来,就指着那件Viktor & Rolf的衣服说道:“我都有。”

  那会儿王菲还很喜欢Titi Kwan帮忙从国外淘回香港的一个叫Jurgi Persoons的独立小众品牌。

  Jurgi Persoons的设计总是充满奇思异想,而且所有衣服都不惜工本用人工方式缝制。

  王菲把它在香港捧红了以后,当年香港本土时尚圈内的人都评价这牌子“劲过Comme des Garçons”。

  可惜因为太低调,成本和定价又高,没有那么多人理解,在欧美几乎没什么明星在穿,撑到2003年品牌只能选择关闭。一直到去年复出,才又被Rihanna挖了出来👇

  欧美的媒体如今把它当做新兴小众品牌追捧,却没人知道这牌子早在20年前就已经在香港被一个叫王菲的明星捧红过。

  如今提到Manolo Blahnik,很多人都会误以为是《欲望都市》最早发掘了这个牌子。

  实际上早在1994年王家卫拍《重庆森林》时,美术指导张叔平就已经给林青霞挑了一双Manolo Blahnik高跟鞋。为了强调,最后还给了鞋一个特写。

  林青霞当时在《重庆森林》里演一个女明星,不知道张叔平给她设计造型时是不是以张曼玉为原型来的灵感。

  “在大会堂看跳舞,玛姬张(Maggie Cheung)一把长发一件皮夹克一条贴身小喇叭裤加一对尖头高跟Mary Janes,有型得不得了。我说:你对鞋好靓!她说:哈哈!梗系Manolo Blahnik。”

  她去《号外》杂志拍封面,天上突然下雨,她第一反应就是:自己脚上的Manolo被淋湿了可怎么办。

  她也偏爱选一些先锋的设计师,Jean Paul Gaultier是她早年喜欢的牌子。

  1997年上映的《家有喜事》里,她穿了一件子弹胸衣👇大家都只当她是来搞笑的。

  实际上,这件胸衣模仿的就是麦当娜在“Blond Ambition”演唱会上的穿着,来自Jean-Paul Gaultier的设计。

  1996年,她还去法国拍摄过一部叫《迷离劫》的电影,在里面穿了一件PVC紧身胸衣。直到2013秋冬,设计师Altuzarra还以她在电影里这身造型为灵感设计了一件紧身皮裙。

  张曼玉不仅爱买,还很喜欢和设计师交朋友。因为眼光独到,当年和她关系很好的一些小众设计师最后都出了名。

  1998年,Martin Margiela去爱马仕上任,要办第一场秀。因为不想找模特,所以找了几个自己曾经的老朋友来走秀,其中就有张曼玉👇

  2007年,张曼玉去戛纳电影节当评委,穿了一身皮夹克就去走红毯。这件皮夹克是Nicolas Ghesquière设计的👇

  她从很早就开始穿Nicolas的设计。最早时他还没那么出名,一直把张曼玉当成自己的灵感Muse。

  于是在2005年,Nicolas登上美国版《VOGUE》大片时,旁边站的就是张曼玉。

  直到很多年后,Nicolas当上Louis Vuitton女装总监以后,也不忘每次都请张曼玉去看秀。

  只不过,爱谈恋爱和买衣服的张曼玉早已从娱乐圈慢慢淡出,如今很多年轻人在秀场看见她,可能连她的名字也不太熟了。

  他从小耳濡目染,后来又去英国留学,念的也是和时尚相关的纺织管理专业,所以在香港时尚圈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时装精角色。

  △他拍《春光乍泄》时问美术指导张叔平怎么不准备点有设计感的衣服,后来张叔平只能补买了一件DKNY的皮衣给他,那是整部电影里唯一的设计师品牌

  1990年,《号外》杂志采访他,问到喜欢穿什么衣服牌子,他是这么回答的:“Missoni的夏季针织衫、Armani的布料、Krizia的T恤、Versace的鞋。”

  设计师陈幼坚曾经说过,“当时香港娱乐圈里,张国荣的art sence是最好的,连家中的收藏品也很有艺术深度。”

  △张国荣的《纯影集》有不少照片直接在自己家取景,这张躺椅是柯布西耶大师的作品

  到了2000年,张国荣希望能在艺术创意上有更大的突破,开演唱会时便邀请到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亲自来给自己做造型。

  实际上,同时期广末凉子演唱会也邀约了JPG,但因为《霸王别姬》在国际上的影响力,他还是选了张国荣。

  △王力宏曾经在《鲁豫有约》里回忆过这段历史,张国荣当时对于请到JPG这件事,非常骄傲

  演唱会的主题被定为“From Angel to Devil”,为了契合主题,JPG模糊了性别,以印第安人为灵感,让张国荣穿上了看似女装的衣服,一共9套衣服,像音乐剧一样有个故事线。

  当时后台来了很多记者热情地采访,结果转头第二天他们都在报纸上评论这场演唱会张国荣穿得像贞子、不男不女、显得很邋遢。

  Gaultier回国后听到香港媒体的评论特别愤怒,称自己以后再也不给亚洲名人设计演出服。

  张国荣的经纪人陈淑芬后来在采访里气愤地提到,这场演唱会让张国荣发现自己并不被主流社会理解,为他日后的抑郁埋下了伏笔。

  直到很多年之后,人们才知道这场演唱会是个经典,《时代》周刊也曾把这次合作评价为“激情与时尚的完美结合”(Top in Passion and Fashion)。

  尽管现在回看很有艺术感,但哪怕在当时已经足够先锋的香港,只要穿这些衣服仍然会被人们奉为“怪咖”。

  于是,很多年后,特别爱买潮牌和时装的黄伟文有了一个想法:要请一堆明星来,穿着各种奇装异服再办一场演唱会。

  即使不关注时尚圈,很多人也认识黄伟文,他在填词上的才华有望追上林夕,陈奕迅的《浮夸》、Twins的《下一站天后》都出自他的笔。

  不过,他本人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:“你说我歌词写得很烂,可以;你要是说我不会买衣服,我跟你搏命。”

  黄伟文是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çons的超级粉丝,自称写字只是为了多买几件衣服,他在穿衣服这件事上胆识过人,走在人群里也很好认。

  △黄伟文今年参加巴黎时装周,披着Comme des Garçons的漫画大衣

  办演唱会这个想法终于在2012年实现了。他在香港红磡连开六场——《Concert YY黄伟文作品展》,只是想有个场合能穿上那些高级时装和高级定制。

  他给黄耀明穿了鬼才设计师Gareth Pugh设计的外套和Jeremy Scott(Moschino现任创意总监)设计的墨镜。

  同为香港著名时装精的闺蜜李慧敏穿得更时髦些,选了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Ann Demeulemeester的裙装。

  ”我想不论我穿多么奇怪多么令大家想不到的衣服,用一句英文形容就是,I earn it(我值得)。“

  当时有不少衣服是他私下珍藏了很多年却找不到机会穿的款式,而剩下更多就是开篇提到的I.T集团提供的。

  因为I.T的老板娘邱淑贞特意帮他请来了时尚圈最先锋的时装品牌合作,借来最有想象力的衣服,满足了这份时装梦。

  1988年,一个叫沈嘉伟的年轻人创办了一个叫I.T(早年叫Green Peace)的买手店,主要引进一些小众又先锋的牌子,卖给年轻人穿。

  那时候,华人明星并没有那么受时尚圈的重视,根据当时香港版《Cosmopolitan》主编王丽仪在书里的回忆,大牌们都不太愿意借衣服给华人明星,生怕某件衣服被明星们穿了,富太太们就不再消费了。

 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,很多明星们便自己置办衣服,像I.T里这种不容易撞衫的先锋牌子最合适穿。

  △92年王菲在《Coming Home》的唱片封面就穿上了I.T当年引进的Junior Gaultier(现在合并为童装线,当年不是)

  刚开始,无论是Margiela、McQueen还是Jean Paul Gaultier,这些先锋的高级时装品牌在大部分人看来都很不入流,最多也就出现在杂志和唱片封面上而已。

  但明星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消费,原本“不入流”的高级时装变成了一门大生意。到2000年以后,小众的I.T慢慢成了主流,在香港开出200多家店铺。

  而且有趣的是,后来,Margiela和Jean Paul Gaultier都陆续被爱马仕聘去做了设计师,奢侈和“不入流”的分界线也就被打破了。

  介于Margiela这些衣服的价格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是太高,于是I.T后来又开辟出一条叫i.t的线,专门卖平价点的时髦品牌。

  他们还做了一个自己的平价牌子叫izzue,并请来张曼玉担任izzue的女装创作顾问,黄伟文则给izzue画插画。几个人一起合作,曾经一度让这个牌子火到铜锣湾十个人就有一个人穿。

  △I.T 25周年时,张曼玉第一个来捧场,王菲有事没来,就请窦靖童替她去

  香港回归以后,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去旅游,几乎每个人都会逛到街头巷尾有几百家店的I.T和i.t。

  于是在2004年,他们把第一家店开到了内地,带火了第一批时髦的潮牌。比如川久保玲的副牌,那个带着一颗爱心的CDG Play。

  因为CDG在香港和内地的I.T店卖得太好,玲姐后来就选择和沈嘉伟一起合作,把自己开在伦敦最时髦的买手店Dover Street Market开到了北京,带进了更多潮牌。

  距2000年张国荣开演唱会的那年,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十几年,中国时尚圈的土壤和环境完全变了。时髦和个性,都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  于是到了2012年,黄伟文在香港办时装演唱会的同时,Jean Paul Gaultier也终于改变心意,再次来中国为李宇春演唱会设计装扮。

  可惜这时候已经有些晚了,Jean Paul Gaultier的时装对更酷的年轻人来说,已经不够了。

  △BTS前些日子登上《时代》周刊,标题是”Next Generation“,穿的是Thom Browne,这个牌子也是I.T最早在内地捧红的

  3年后,JPG认识到自己的时代已经结束,在2015年宣布终止成衣业务。这之后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时装潮牌。

  回想王菲那个时代,怕撞衫要飞去比利时买衣服。而现在,我们甚至连线下店都不用去,直接去他们官网(ITeSHOP)和小程序就可以抢到各种限量款。

  如今更多时髦的人知道I.T,是因为他们会在小程序上独家发售一些潮牌联名款。这些单品不仅不再小众,还要像抽奖一样,靠抽签才能买到。

  (插播一嘴,平时抽签从来抽不到的,一定要注意看到文末,今天I.T给Fresh君的读者准备了一个特别礼物,一款Off-White™的限量单品)

  到了今年,I.T过30岁生日,所有在过去曾经和他们合作过的时装品牌都愿意合作出联名款。

  这是我们几十年来买出的地位,但最初还要拜当年那帮真心热爱时装,不畏惧被当做异类的时装精所赐。他们用自己的勇气,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世界的走向。

  △MARQUESALMEIDA联名款羽绒服立体图像,是找创意公司利用设计师的设计稿制作的

  整个展览可以看到香港(以及内地)时装潮牌圈过去30年的历史。不过香港站和上海站的展览已经结束了,北京站将会在12月2日-12月9日在三里屯红馆开展,感兴趣的可以拉到文末,去他们的官网预约一下。

  当然,还有一些目前被他们看好,未来有可能会红的小众先锋品牌。每个品牌都拿了一个自家的经典款重新演绎。

  △Ambush的设计师已经被Dior男装请去做配饰设计师了,她的所有作品未来应该会升值

  韩国最火的潮牌ADER error出了特别的雨伞和长得像湿纸巾一样的腰包。

  可爱的是,“湿纸巾”的翻盖是真的可以打开的,打开以后有一个30周年的字样。

  没法去现场看展也没关系,展览里几乎所有的单品都可以买到。如果看中哪款,可以直接跳转去他们小程序下单👇PS:在12月9号之前,在他们家小程序里用IT30FR这个私密折扣码买单,所有限量单品都会打8折。

  Y/Project把薄纱交错缠绕在婴儿蓝的卫衣上,远看是仙女裙,近看是街头风。

  意大利潮牌Joshua Sanders把自家招牌的老爹鞋按今年的流行趋势漆成了荧光色。

  男票喜欢A BATHING APE®的姑娘们可以趁机入一些小件单品做礼物,比如A BATHING APE®特别为I.T设计的玻璃杯,滑板等等。

  P.S 要注意的是这次限量系列的单品还会根据展览城市,推出香港、上海,北京,巴黎的城市限定系列,分批次上线。

  比如下面这张图里的单品都是北京站的限定款,会在12月1号统一上架,所以一时没看到自己想要的牌子可以过几天再刷刷就出来了。

  最后,I.T还准备了一个特别的礼物给Fresh君的读者,Virgil Abloh给I.T 30周年准备的限量Off-White™卫衣,这款是北京的限定款,会在12月发售👇